徐盛朝苏白的方向瞥了一眼,脸上只有轻蔑的笑意。

徐盛以及其余六人在内,他们不是没有注意到苏白,只是完全没有将一旁的苏白给放在眼里罢了!

此刻苏白在凝练最后一道黑暗法则的关键时刻,气息已经几乎完全内敛,九层道塔也回到神境世界内。

所以在他们看来,苏白只是一个寻常的正在冲击巅峰圣尊的上境圣尊而已。

他们七人最低都是实打实的圣尊巅峰修为,怎么可能将一个只有上境圣尊修为的苏白给放在眼里?

退一步来说,即便苏白立刻破境成功,他们也不会将苏白视为多大的威胁。

听到徐盛的话玄母当场就笑了。

这几人是没有将苏白给放在眼里?

玄母冷笑了一声,“若你们真有此等自信,那出手便是。”

闻言徐盛便打算再度动手,其余几人也都将自身气息释放出来,做好随时出手的打算。

倒是那鸿天尊颇有几分谨慎,抓住徐盛的手笔将其拽停下来。

随即,鸿天尊又慎之又慎地以神念在神舰之上扫视了一圈,但依旧没有看出任何的异处。

鸿天尊轻哼了一声,“故弄玄虚,动手!”

确认的确没有威胁之后,鸿天尊终于下令动手。

徐盛第一个出手,诉后鸿天尊身旁左右五人也都杀了出去。

若只是徐盛在内的五个巅峰圣尊,玄母还真没放在眼里,她独自一人就足以应付。

不过这几人中,还有一个圆满圣尊,她们六人一起上倒是有几分棘手了,更莫要说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修为最强的鸿天尊。

不过想到有苏白托底,玄母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既然尔等一心求死,我又何苦不成全尔等呢?”玄母一声冷笑。

手中秩序神链一分为六,以惊雷之势出手。

神链在玄母的手中展现出极强的威能,速度和力量皆在这六人中任何一人之上,包括那位圣尊圆满。

故而即便是以一敌六,玄母依旧不落下风,可以打得有来有回。

远处并未出手的鸿天尊抱肘而立,脸上带着一道轻嗤之色。

“倒是有几分实力,但若仅止于此,还远远不够,结阵吧!”鸿天尊轻喝道。

话音落下,徐盛在内的六人即刻结八荒六合阵,以对付玄母。他们六人不是第一次联手,彼此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在结八荒六合阵之后的战力明显又提升了一个层次,即便是遇上圆满圣尊第一梯度的存在都有一战之

力。

玄母明显感觉到了压力提升,落入下风。

鸿天尊依旧没有出手,因为担心破坏了玄母和苏白的神舰,所以始终在维持着阵法的力量去隔绝玄母与其余六人的战斗波动。

同时鸿天尊在看向苏白的时候也露出了几分好奇之色。

“当真是破境比性命都还重要?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在凝练法则,心也是有够大的!”鸿天尊忍不住吐槽道。

结八荒六合阵之后的徐盛等六人战力越发凶悍,各种神术手段层出不穷,已经将玄母打得落入下风。

玄母不是苏白,无法吸收混沌中的诸法混沌之力为己用,神舰吸收的力量也不可能转化给她。

以一敌六,又得不停地施展各种损耗神力的神术,此刻玄母已经有些招架不住。

她朝苏白的方向看了一眼,苏白依旧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玄母一阵咬牙,随即给苏白传音道:“你再不出手,我就顶不住了!”

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六人再度合力施展一式神术,一柄参天的战刀浮现出来,刀芒凛冽,锋刃无双,径直朝着玄母斩来。

这一击的威力超过此前任何一击,显然是徐盛六人看出来玄母神力不支,才打算以此以及直接结束战斗。

在混沌星空之下神力难以补充,他们早就习惯了各种极为节省神力的战法。

不到可以一击取胜的时候他们都不会施展特别损耗神力的神术。

见战刀落下,玄母眉头皱得极深,随即咬牙道:“我顶不住了,这可不怪我!”

玄母直接朝苏白的方向躲闪而去。

如此以来,苏白不出手也得出手。

瞧见玄母的动作徐盛轻哼着笑了笑,“你这是打算用这小子来给你挡剑?倒是够狠毒的女人,不过他可挡不住!”

战刀猛然落下。

同一时间,苏白睁开双眸,眸中惊现滔天的杀气。

尚未凝聚成功的那一道黑暗法则也在这一刻散去。

不知为何,徐盛在内的六人甚至包括还没出手的鸿天尊都在这一瞬间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都不见苏白出手,只是一道眼神,瞳光便化作剑气斩出,直接将眼前的这柄战刀给击碎。

“什么?!”

徐盛等六人皆是傻眼了!

他们六人合力施展这一式神术,连第一梯度的圆满圣尊都可以战上一战,竟然被苏白一道眼神就给挡下了?!

嗅觉敏锐的鸿天尊更是在这一刻狂咽口水,意识到自己极有可能惹上了什么恐怖的存在。

轻易挡下这一刀,苏白有些不满地道:“我那最后一道圣境法则,只差半刻钟的时间就可以凝聚出来。”

闻言玄母眼中满是幽怨之色,“半刻钟?再撑半分钟,我的神力就要耗尽!你难道要让我先战死?”

苏白无奈摇头。

倒也怪不得玄母,后者的确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该提前将吸纳混沌之法交给你的。”

苏白虽然有无极之道不需要使用地老天荒传播极广的混沌吸纳法,但也从玲珑的身上学了过来。

若及早交给玄母,让她再撑一刻钟定是不成问题的。

“也罢,便先解决了你们。”

苏白眼神朝徐盛等人望去,冷漠而冰寒。

“说罢,打断我修炼,你们几个准备怎么死?”苏白淡淡道。

闻言,徐盛咽了咽口水,极不淡定地道:“阁下……阁下未免口气太大了些?你方才的手段虽然惊人,但我等也……”徐盛的话还没说完,苏白便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徐盛的面前,单手掐住其脖子将其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