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心里对吴军水师所展现的战斗力感到十分的惊讶,上去偷袭粮草。程普带着手下水师穷追不舍,重创了魏军在巢县的水师。今次更是带人偷袭,再一次重创

了巢县。

巢县现在失去他应有的作用了,巢县的存在就是本来就是要威胁孙权的粮道,但是现在被程普偷袭成功,他暂时就失去了这个作用。

曹操问手下,德祖,仲达,你们怎么看?”

杨修与司马懿两人,听了曹操的话之后,两人都深深地沉思了。

“魏王,”杨修第一个出声,道,“吴国的水师虽然厉害,但是他们的士兵在岸上不如我国的士兵。现在倒不如将吴王孙权的引诱出来,狠狠的打败他。”

“万一他坚守不出来呢?”曹操道。“吴王孙权坚守不出的话,那只会所以他吴国吃亏。毕竟到他们的人比我们的人多。而坚守不出对他们士兵的事情会产生很大打击,而且吴王孙权年少气盛,

他也是肯定受不了这种消极的防守。就算他同意坚守,但肯定也坚守不了多久,只要派人一直在搦战叫阵,不信他不出来。”曹操点点头,杨修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孙权虽然是吴王了,但是他其实的年纪并不是很大,曹操都比他大两轮了,这样的年轻人肯定没有老大人的那种沉

稳心性,肚量也肯定还不够。

处于孙权这样年龄也正好是想要表现的年龄,他肯定不愿意傻傻的龟缩起来,被别人挑衅,杨修的办法有可能会成功。

杨修说完了,曹操虽觉得杨修说的有道理,但对杨修的话他不可置否,没有表态。

他去问司马懿,“仲达,你的看法呢?”司马懿本来是不想出声的,如果这里有第三人在场的话,司马懿肯定是不出声的,任由杨修表现,因为杨修他的资历比司马懿老,职位比司马懿高,而且杨

修背后的家世也比那司马懿的本家要强。他要是与杨修争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好处。反而容易落人话柄。但是今天现在只有他与杨修在这里,那争一争也无妨,好歹也要让曹操知道,他司马懿并不

比杨修差。

而且旁边的杨修眼里的挑衅让他十分的不喜欢,想了想,司马懿将自己的看法说了出来,“魏王,臣觉得不如吴王孙权谈一谈,和平解决此事如何?”“和平解决?”杨修顿时就出声了,他仿佛好像听到了笑话一样,“此事怎样和平解决?你觉得都到了这个地步,吴王孙权他还会愿意和平解决这件事吗?他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吴王,心里骄傲着呢,他在魏王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你觉得他会愿意吗?如果他答应了,这会损害他的威信,是在动摇他的权威,你觉得他

会同意吗?”司马懿没有理会杨修,他要是在这里与杨修像吵架一样吵起来,不过会让曹操看扁罢了。他看到曹操露出感兴趣的目光,便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了曹操的好奇

他继续道,“魏王,臣斗胆问一句,魏王的的主要敌人是谁?”

此话一出,杨修顿时就不说话了。曹操的最大的敌人。魏国上下都清楚,那就是刘哲。在北方拥兵百万,给曹操带来无比压力的刘哲。

今次如果不是孙权主动惹事,曹操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在曹操的计划中,孙权是用来拉拢,而不是成为敌人。

司马懿今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曹操感叹吴国水师强悍了。

这说明曹操的所以很对吴国水师的表的是感觉到惊讶的,所以司马懿觉得曹操心里已经有不想继续这样下去的念头。所以他才敢这样建议曹操。“魏王,如果今次与吴王孙权双方和平解决此事,双方重归于好,一旦日后与北方的那位有点什么,也不至于会担心北方的水师。”刘哲麾下也是有水师,而

且水师也很强大。

曹操明白司马懿的意思,他道,“你的意思是让本王再去结好孙权,恢复双方之间的信任?”

之前曹操之所以同意让刘备与孙权封王,就是想交好两人,以便日后一起对付刘哲。但这孙权今次的行为,只有让曹操之前的计划都付之流水。司马懿道,“没错。毕竟现在在这里继续对峙下去,无论是对魏王还是对吴王来说,都是不利,反而有可能让北方那位趁机捡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