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秋高气爽。

书上写了,宜杀强盗、念紧箍咒、人事变动。

孙悟空早就习以为常,之前试过,总结经验教训,强盗不是想不杀,不杀就不杀,面对主动上门的感化,笑着接纳即可。

再说了,就他们这一行稀奇古怪的嘴脸,敢上来打劫的强盗,能是一般人吗。

至于这次真假猴王的大长假,回到花果山该怎么潇洒,孙悟空已经不不做白日梦了。

孙悟空尚不知上面的安排,知道了也无所谓,习惯使猴麻木,他深知一个道理,该他的倒霉差事,一件都少不了。

熬吧!

看页数,快熬出头了。

大路上,左右草丛人影晃动,齐刷刷跳出二十多号大汉,人均刀疤+大胡子的匪脸,气质更是出尘,歪瓜裂枣生下来注定要吃这碗饭。

沙僧原地站立,挑着担子不为所动,上面的猪八戒呼呼大睡,已经许久未曾上线。

三藏微微一笑,跨步下马,双手合十上前,没等他开口多说什么,孙悟空便手起棍落,将强盗们挨个放了风筝。

“悟空,你又杀生了,还一口杀了这么多!”三藏面上不忍,适时叹了口气。

驾轻就熟,过场动画一样的戏份已经难不倒他了,不像以前,大晚上不睡觉,心里还要排练几遍。

“师父,你冤枉徒儿了,我只是将他们放到天上,并未杀生。”

“可他们落下来会摔死。”

“那和徒儿有什么关系,谁让他们不修仙的。”孙悟空一脸冤枉,他就不会摔死。

一番胡搅蛮缠,三藏懒得听孙悟空诡辩,祭出许久不用的感化大法,用物理方式劝说孙悟空放下手中的铁棒。

效果拔群,孙悟空疼得满地打滚,为了顺利进入剧情,这一次他死不悔改,坚持认为强盗摔死,只能怪他们不修仙,怪不到他孙悟空头上。

一连三十遍,孙悟空都走到忘川河边,准备和水德星君甩一杆了,三藏这才慢悠悠停下。

“你走吧,执迷不悟,杀戮成性,我没有你这样的徒弟。”

“徒儿不走!”

孙悟空恨不得立马翻个跟头,但剧本上说了,要三让三辞、三顾茅庐、举一反三才算结束。

理所当然的,六十遍紧箍咒管上。

望着孙悟空依依不舍却又脚步轻快的背影,三藏不禁扪心自问,这场戏换他来演,能不能撑得住。

那肯定不行,身体受不了。

孙悟空离去之后,直奔南海紫竹林,不对,是宝幢光王佛的道场,他嚎嚎大哭,讲述自己的委屈。

“光王佛你来评评理,强盗们摔死,归根结底是不是因为他们不求上进,是不是因为他们早年没有修仙?”

宝幢光王佛没有搭话,他知道孙悟空一肚子委屈,西行一路上没少被折腾,眼下需要发泄,找人倾诉一番。

又因为话不能明说,故而隐晦荒谬,听起来各种不占理。

宝幢光王佛是个好心肠,他没有阻止孙悟空,默默当着听众。毕竟猴子的遭遇确实令人心疼,配上猴子上辈子不做人的操作,换谁来了都要笑出声。

宝幢光王佛没笑,至少当面没笑。

他安抚孙悟空,让其留下来歇几天,等三藏那边遭了难,需要猴子渡过难关的时候,自会将其请回去。

剧本到这里,都是孙悟空看过的,直到当天晚上,一道灵光落下,正中天灵,将他砸了个眼冒金星。

“灵光还能砸出血,这是什么操作?”

孙悟空龇牙咧嘴,摸着头顶鼓起的大包,摊手一看,金刚不坏之身都被砸出血了。

他定睛朝地上一看,的确是灵光,落地有声还有坑。

孙悟空直呼涨见识,三界之大,每次都有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操作,待他拾取灵光,猛然间脸色骤变,双目凸出,整张猴脸说不出的骇人。

灵光转瞬即逝,只有一道传讯深深印在了孙悟空的脑海中。

【演员不够,紫薇大帝那老小子决定,让你小子来客串六耳猕猴】

“啊这……”

接到这个命令,孙悟空既惊又喜,猴脸神色古怪无比滑稽。

惊的是谁人敢称呼紫薇大帝为老小子,喜的是没有真假美猴王,从头到尾就一个猴,六耳猕猴有揍三藏的戏份,这么多遍紧箍咒感化,他终于能暴打恩情了。

惊的事情不宜多想,孙悟空琢磨着,就他这脑子,一辈子也想不出真相,摸到一点边都没可能,索性不再胡思乱想。

喜的事情必须提上日程,夜黑风高,就现在。

唰!

一道金光奔袭夜空,化作流星降落在篝火前。

孙悟空嬉皮笑脸道:“师父,徒儿思前想后,没有我,这经你取不成,所以又回来伺候您老人家了。”

猪八戒探头看了一眼,微眯双目,掩盖眸中金光涌动。

他对真假美猴王这一劫很好奇,假猴子会由谁扮演,这一看,顿时颇为不解。

介猴,没换呀?

三藏不知情,只当是假猴子来了,停下每日功课,神色冷淡表示,没有孙悟空还有猪八戒,这经能取成。

“呸,给脸不要脸,真当大圣爷爷想伺候你不成!”

孙悟空一秒翻脸,一发直拳放翻三藏,而后怒气冲冲来到猪八戒身前。

“嗯?!”

“拿,拿行李。”

灵光降世,天灵开瓢,孙悟空本以为自己怀揣尚方宝剑,猪八戒也说揍就揍,可真到了时候,他还是从心选择了低头。

毕竟,猪八戒真敢还手。

半晌后,三藏幽幽转醒,摸了摸面颊上的淤青,感慨一点戏都没有,全是私人恩怨,介猴……八成不是假的。

一旁,猪八戒依旧呼呼大睡,三藏询问沙僧,得知他昏迷后,孙悟空抢走了行李包袱。

沙僧本领不济,没拦住,只来及救下白龙马,猪八戒则睡了个天昏地暗,一直未曾醒过。

应该的,他要是醒了,猴子抢不走包袱。

三藏心里门清,肉眼凡胎如他也知道小队里谁最能打,同样是大闹天宫,孙悟空那一次水分十足。

三藏指挥不动猪八戒,便让沙僧走一趟,去找宝幢光王佛,让其主持公道,收拾欺师灭祖的妖猴。

沙僧得了戏份,喜不自胜,以最快的速度赶至光王佛道场。

孙悟空此刻守在宝幢光王佛身边,他已经安排好了,花果山有个猴毛变的假猴,他一直在光王佛道场,有不在场证明,心里丝毫不虚。

看到孙悟空,沙僧瞬间入戏,提起宝杖便要和妖猴大战三十个回合。

武力值有限,实力不允许他超过三十个回合。

孙悟空自是左右闪躲,一脸无辜不愿和沙僧交手,数次闪避过后,躲在了宝幢光王佛身后。

沙僧哭诉孙悟空不做猴,殴打师父,夺走行李,还躲在此地假装无事发生。

孙悟空立即辩解:“沙师弟莫要胡说八道,光王佛能作证,你大师兄我一晚上待在此地,哪都没去,打伤师父抢走行李的另有其猴。”

沙僧看向宝幢光王佛,后者先是颔首淡笑,而后缓缓开口:“这个证,贫僧不能做。”

“???”x2

二脸懵逼.JPG

沙僧愣了,孙悟空比他还楞。

宝幢光王佛继续说道:“昨夜,一道金光离开贫僧道场,贫僧看得清清楚楚,如假包换,不是悟空你还能是谁。”

“嘶嘶嘶———”x2

二脸震惊.JPG

沙僧捋了捋,没捋明白,想不通宝幢光王佛为何说谎。

孙悟空捋了捋,一下就明白了,这口锅他来背再合适不过。

没错,他是收到了上面的命令,但灵光早晚便消失不见,他没有证据,胡说八道无异于栽赃大领导,其心可诛,其身可戮。

退一万步,即便他能拿出证据,也得有人敢信啊!

别说宝幢光王佛,就算紫薇大帝和佛祖当面,都会无视证据拿他定罪,说不得,还会当场把证据毁掉。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孙悟空一颗猴心拔凉拔凉的,上面套路太深,他喜滋滋就掉进了坑里,眼下百口莫辩,只能认栽了。

“悟空,贫僧知道你心里不服,认为贫僧在故意陷害你。”

宝幢光王佛说道:“也罢,贫僧便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抓住那只假冒你的妖猴,贫僧亲自去三藏处讲明前因后果,道歉还你一个公道。”

言罢,挥手将孙悟空和沙僧送出道场。

沙僧一脸见了鬼的模样,惊疑不定看着孙悟空,眼神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看我作甚,你迷糊,我还迷糊呢?

孙悟空不知宝幢光王佛怀里卖的什么经书,更看不透上面的安排,好端端的一个真假美猴王,怎么变成了美猴王四处取证?

关键的确是他干的,取证只能罪证确凿。

不懂归不懂,孙悟空决定先走两步,兴许两步之后就不迷糊了。

他带沙僧来到花果山,按照原先的戏码,和猴毛变作的自己大战了三百回合。

俩猴本领一般无二,难分胜负,纷纷罢手让沙僧分辨真假,沙僧云里雾里,按照原定剧本,领着俩猴来到三藏面前。

三藏啥也没说,紧箍咒念了足足五十遍,而后叹了口气:“贫僧凡夫俗子,人心尚且看不透,如何能分辨妖魔鬼怪,真真假假还是让八戒来看吧。”

你不早说,五十遍了才想起来。

孙悟空是真疼,猴毛变得假猴子纯靠演技,倆猴来到八戒面前,两双猴眼早已泪眼汪汪。

剧本突变,稳重如猪八戒不愿出头,装死呼呼大睡,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无奈之下,孙悟空只得另寻大能。

来到南天门,孙悟空猛地意识到了什么,有没有一种可能,他是说可能,书里那条六耳猕猴就是猴毛变的?

如果是这样,这场戏能演,演到佛祖那边,他沉冤昭雪,兴许真能得到宝幢光王佛的到面道歉。

美汁汁,想想就……

“哟,这不是大圣吗,你旁边的猴毛是什么情况?”

林天王黑着脸堵门,诚实如他,向来有什么说什么,莫说猴头,就是天帝来了他也该说就说。

孙悟空垮着个猴脸,赔笑道:“天王好不讲理,哪来的猴毛,分明是这妖怪假扮小圣,你仔细看看,咱俩老相识了,小圣以前没少请你吃饭,你肯定能分出真假,还我一个公道。”

林天王没说话,用看煞笔一样的眼神盯着孙悟空,抬手朝南天门上方指了指。

孙悟空疑惑抬头,看清上面的宝贝,瞬间无语至极。

照妖镜!

镜中,孙悟空身旁飘着一根猴毛。

孙悟空泪眼汪汪,忍不住想对林天王诉苦,张张嘴,终究忍住了。

他安慰自己,往好的方面想,南天门都没过,更别说上凌霄宝殿找其他仙神认猴,节省了大把时间。

林天王兀自冷笑,也不知道笑给谁看,抬手在孙悟空肩膀上拍了拍:“你若有苦处,大可去西方灵山。”

“佛祖能还我一个公道?”

“他不敢。”

林天王如实道:“不过,有他开口,你小子能少吃一点苦。”

“此话当真?”

“你就当真的来听吧!”

“……”

听听这是人话吗?

孙悟空无语至极,感慨这家子能组成一家子,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正欲转身,便看到林天王大怒,从南天门柱子的阴影里提出一个人。

水德星君!

“你小子又不务正业了是吧?”

“父亲听孩儿解释!”

“滚,回水部睡觉去。”

“孩儿要深入基层啊!”

“呸,你那是深入基层吗,南天门猴来猴往,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

孙悟空看乐了,将自己的头疼事抛之脑后,站住脚近距离围观,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咦,大圣今天这么闲?”

水德星君听闻前因后果,乐道:“大圣莫要在意,南天门的照妖镜是赝品,正品在天后手中,你头顶这块镜子失灵时不灵,兴许这次就看走眼了。”

不,镜子很准,的确是猴毛变的。

水德星君就像一职场小白,热心给孙悟空指了条明路:“你若有冤屈,大可去地府灵山走一趟,地藏王佛座下有两位谛听大神,洞察三界,能知过去未来,万事万物在两位大神眼中皆无处遁形,信我不会有错。”

拉倒吧,赝品照妖镜都能辨别真假,用得着去地府灵山吗?

还嫌证据不够确凿是吧!

孙悟空一脸死灰,身在坑底,越陷越深,打底一百遍紧箍咒才能罢休。

就在此时,他接到水德星君的传音:“大圣,看在你我多年钓友的份上,赶紧去地府灵山,佛祖或许不会为你求情,但地藏王佛可以,他慈悲为怀,三界之中最是善良,相信我,钓鱼佬不会骗人的。”

钓鱼佬的确不会骗人,但你是空军佬啊!

孙悟空思前想后,决定信水德星君一回,他俩在河边空军的友谊不是假的,去找地藏王佛兴许真有戏。

————

地府。

每次进入地府,孙悟空便说不出的舒坦,仿佛到了自己家,比待在花果山上还安逸。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同理,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孙悟空自打记事以来,就没走过什么大运,他寻思着此地有大危险,安逸是骗他上当的诱饵,当真肯定会栽个大跟头。

风紧扯呼!

地府灵山,黑日悬空。

从天上的太阳到灵山的地皮,一切都是五彩斑斓的黑,红莲地狱中,罗刹恶鬼和罪孽佛陀并行,说不出的阴森骇人。

孙悟空忍住尿意,小心翼翼前行,抹黑来到地藏王大殿,没有撞到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地藏王佛,只遇到了两位久等多时的谛听大神。

俩鸟。

凤鵟和蛊戣。

凤鵟和某个既是天帝小舅子又是天帝便宜儿子的司法天神是一家人,所以,他既是天帝的老岳父也是天帝的姥爷,放眼三界,辈分奇高。

听起来有哪里不对,但天帝就是这样子的。

有别于四大天王,凤鵟对天帝忠心耿耿,是天帝/妖皇的死忠粉。他没有因为这层身份去天宫享福,随侍天帝分身地藏王佛左右,为其看管轮回和三千世界。

蛊戣也不简单,土鸟一族少有的智者,坚信妖皇是妖族的未来,并对其忠心耿耿。

眼光很准,虽然妖皇不是妖,但的确是妖族的未来。

两位谛听一眼就看出了孙悟空的跟脚,透过虚空,可见轮回前世,一尊代表着北阴酆都大帝的法相虚影。

考虑到陆西不做人,时常要两位谛听来擦屁股,可知俩鸟对他没啥好印象。

所以,不出孙悟空意料,两位谛听公正严明,一个点破猴毛的把戏,另一个直接将猴毛打回原形。

“……”

孙悟空:我在期待什么?

在其他大神通者处,孙悟空的委屈有同情加分项,比如佛祖那边,他知道孙悟空迫不得已,会为其向三藏求个情。

但在两位天帝死忠粉面前,孙悟空的委屈都是理所当然,天帝有令,没有困难你小子也要创造困难往前冲。

还委屈,这叫福报!

再说了,你因为天帝而委屈,却来地藏王佛的道场伸冤……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没事找刺激了属于是。

两位谛听草拟文书,最后用地藏王佛的法印盖了个章,挥手打入虚空,让孙悟空回三藏处报到,以后老老实实听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有多余的念头。

文书上写着什么,孙悟空没问,心里多少有点数。

他的好日子要来了!

果不其然,刚看到白龙马的时候,头就开始疼了。

足足一百遍紧箍咒。

此举并非三藏本意,听闻沙僧所言,孙悟空在宝幢光王佛的道场被指认,他心里便有了一个大概的前因后果。

按三藏的意思,孙悟空固然有错,但其中另有隐情,具体什么隐情,成熟如他已经学会不去深究了。

所以,走个流程,随便念十遍紧箍咒,这一茬就算过去了。

可地藏王佛手书,白纸黑字+大印,他一个西方教弟子,岂能违背业界知名巨佬的建议,无视孙悟空的委屈,对其展开了全方位感化。

如此一来,女儿国删掉的一难,在此地得以弥补。

皆大欢喜!

猴:((⊥))

你们开心就好!

————

猴毛事件过后,孙悟空重回取经小队,西行继续。

途径火焰山,轮到了孔暨和翁翀夫妻登场,前者演牛魔王,后者演铁扇公主。

孙悟空很识趣,不敢得罪太岁部,跳过了那段‘嫂嫂你张嘴,俺老孙要出来了’的剧情。

诚然,太岁部不是孔暨说了算,他只是二把手,属于可以得罪的类型。

可一把手是孔慈,翁翀下的蛋,这句台词念出来,太岁部就算得罪死了。

和之前的劫难一样,火焰山有惊无险,就是大决战的时候,执年岁君太岁之神主动请缨,作为主将狠狠收拾了牛魔王一顿。

问就是天宫办事!

再问就是上官办事!

乐.JPG

祭赛国、荆棘岭、小雷音寺、七绝山、朱紫国、黄花观,取经小队一路向西,除了小雷音寺那一难,其余都有惊无险渡过难关。

如果说平顶山、金兜山属于天宫设下的难关,那小雷音寺妥妥背靠灵山,场面声势可想而知,最终由过去佛现身,亲手化去了此难。

原本中间还有一个盘丝洞,里面住着七个貌美如花的蜘蛛精,因为某些缘故,这一难被删掉了。

上面还是那个对策,再苦一苦孙悟空,他还能坚持。

这一苦,便来到了狮驼国!

“二师兄,前面就是狮驼国了。”

孙悟空凑到担子边,避开三藏视线,小声bb起来。

忽略现实只看剧本,纵观西游释厄传全书,狮驼岭这一难足以排进三甲。

不同于金角银角、青牛精、黄眉大王属于靠法宝逞威的妖怪,青狮、白象、大鹏三妖给人一种血淋淋的绝望感。

和他们相比,其他妖怪显得无比善良,甚至有些妖怪傻的可爱。

抛开剧本回到现实,四大神洲只有两个合法的、得到天宫承认的妖族国度。

一个是占据南赡部洲全境的万妖国,一个是位于西牛贺洲的狮驼国,西方极乐世界门前,佛祖出门就能看到一群妖怪,这背景,啧啧,想想都知道有多么可怕。

再准确点,狮驼国是万妖国驻西牛贺洲分部。

按上面的行事风格,肯定会在狮驼国凑出三个妖怪,而且都是很能打的那种。

这一难,只靠猴头发力闯不过去,猪头也得动真格的。

猪八戒点点头,九九八十一难已去八成,留给上面人发挥的空间不多了,狮驼国是个很好发挥的题材,难度可想而知。

同理,留给他往上爬的时间也不多了,这一战必须占住头功。

一番商议后,猪八戒建议按剧本行事,先放猴子探探前面什么路数。

孙悟空老大不愿意,一路走来,回回都是他吃亏受苦,轮也该轮到……

二师兄有话好好说,莫要动粗。

“此去如料不差,你会遇到一个巡山的妖怪,区区一个送情报的小妖还不是任你揉搓,你说是不是啊,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

“……”

孙悟空无言以对,的确是这个道理,没记错的话,四百个巡山小妖,统一‘小钻风’装备,本领低微,有问必答。

而且,小钻风什么的,一听就很傻,给人一种脑子不太灵光的既视感,走一趟又有何妨。

这把稳了!

猪头、猴头的想法不能说错,只能说和上面如出一辙,九九八十一难进入倒计时,留给上面人操作的空间不多了。

同理,装逼的机会也不多了。

眼瞅着西行进入末尾,那个谁还没露过脸呢!

……

万丈巍峰岭峻,千层悬壑崖深,上有青松接白云,下有涧流如玉泻,人间妙境尽收眼底。

现实不同于书本,狮驼国边境风水如画,并无八百里尸山血海的人间地狱之景。

孙悟空前行五十里地,听到叮叮当当梆铃之声,寻风望去,遥遥看到一个插着令旗,手敲竹梆的巡山妖怪。

虎面人身,体魄雄浑,身披铠甲威风凛凛,不算背后插着的令旗,站着都有孙悟空两个高。

“啧啧,狮驼国不愧是富裕之地,随便一个巡山的小妖都有这般上等披挂。”

孙悟空暗自羡慕,当年花果山要有这番家业,他早就献给监部的两位大帝,免去大闹天宫之苦了。

他身躯一晃,变作对面妖怪一般无二的披挂,令旗、竹梆、铃铛也一件不少。

叮叮当当!x2

虎头妖听到对面的梆铃声,疑惑望了过去,入眼是身高感人的瘦猴,奇道:“你是哪路小妖,为何在此路巡山?”

“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你是哪路小妖,为何在此路巡山?”孙悟空反客为主。

因为他嗓门大,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虎头妖并未多想,直言道:“我乃小钻风,奉大王之命巡视东山,捉拿路过此地的取经和尚。”

“一样,我也奉了大王之命。”

“不可能,东山一路只有……”

“大王刚下的命令!”

“……”

虎头妖沉默了一会儿,摸出令牌道:“此物为凭证,你若是没有,便是假冒的。”

孙悟空见令牌上写着的‘小钻风’三个字,抬手在后腰揪了根猴毛,变出一个‘总钻风’的令牌:“你且看清楚,你那是小钻风,我是总钻风,见了上官还不赶紧行礼!”

虎头妖再次沉默,缓缓道:“小钻风是我的名字,我家大王为我点化灵智时赐予,并不是什么官职,看你贼眉鼠眼的猴样,你就是孙悟空吧?”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还有,小钻风居然是名字,谁改的剧本,又吃书了。

孙悟空微微一惊,但也没有多惊,套话道:“点化灵智的小妖能有你这种头脑着实少见,可见你家大王调教的不错,未请教,你家大王姓甚名谁?”

“我家大王的名字说不得,说出来吓得你魂飞魄散。”虎头妖取出一把大刀,猛地朝孙悟空头上砍去。

“好嚣张的小妖,三界之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才见过几个大神通者,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孙悟空只当对面在吹牛,不躲不闪,咣一声用天灵盖弹开下落的钢刀。

结果刀是弹开了,他脑门也见红了。

一缕鲜血顺着面颊流下,惊得孙悟空满目骇然。

细数几次金刚不坏身被破的经历,无一不是大神通者,又或者顶级的宝物,区区一个巡山小妖,哪来这么大造化?

孙悟空心头一紧,见大刀再度来袭,唰一下跳出三米远:“汝那妖怪,手里的兵器什么来头?”

“似我名字一般,兵器和铠甲皆是我家大王赐下。”

小钻风很是自豪,举刀连续劈砍:“三界亿万群妖,唯有我享此殊荣,换作旁人,便是大罗金仙也求不到一件。”

“咕嘟!”

孙悟空不信,但头上的伤做不了假,重新审视小钻风之前的话,不免惊出一身冷汗。

反正不要钱,信一下又有何妨!

小钻风背景太大,孙悟空不敢下死手,架住钢刀的瞬间,张嘴吹了一口风,将小钻风送出百里之外。

不曾想,刚转过身,小钻风便御风提刀杀了回来。

云从龙,风从虎,小钻风虽无跟斗云十万八千里的本事,可他家大王来头确实太大,些许御风的本领根本难不倒他。

孙悟空再用搬山之法将其镇压……

山神扛着山就跑了,一点面子都不给齐天大圣。

无奈,孙悟空卯足了劲儿,一口飓风将小钻风远远吹开,不等对方返回,遁地溜之大吉。

惹不起!惹不起!

……

回到白龙马前,孙悟空仍旧心有余悸,猪八戒见他脑门冒血,将信将疑上前,询问发生了何事。

“不得了,了不得,只是一个巡山小妖便让我束手无策。”

孙悟空摸了把血汗,心虚道:“只怕虎妖没说谎,报出他家大王的名号,真能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多谢虎哥嘴下留情,改天请你吃饭!

猪八戒眸中金光涌动,暗道机会来了,此局天宫下了大力气,又有领导屈尊亲临现场指挥,他若是好好表现,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就是不知那位大王姓甚名谁,大罗金仙的面子都不甩,怪难猜的,究竟是谁呢?

“狮驼国人族妖族混居之地,不比其他国度,修士无数可谓满国皆兵,在此地行走还是低调些为妙。”猪八戒献计,认为此局应该智取。

怎么取无所谓,反正取不着,关键在于领导面前的表现,用你智谋百出的智商烘托领导算无遗漏的智商。

领导高兴了,也就记住你了。

孙悟空点点头,猪八戒愿意出头,他自然愿意成人之美。

看之前的教训,谁出头谁倒霉,他已经够倒霉了,都是兄弟,这一难让二师兄遭罪吧!

师徒四人变换容貌,孙悟空变了个胖子,猪八戒变了个瘦子,再将三藏带个头套,假装外来的商贩,牵着白龙马变的黑驴,晃悠悠朝狮驼国方向走去。

沙僧:(灬)

我还没变呢!

狮驼国版图辽阔,共有九座雄城,作为东胜神洲和西牛贺洲唯一的妖族国度,妖修和妖族修士多入牛毛,本地人并不觉得人族和妖族混居有什么不妥,外来的高驴也不敢在这里瞎bb,说什么妖人两隔,劝有情人终成路人。

三藏初见妖人混居之地,人来妖往,市集繁荣,那种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境界让他啧啧称奇。

星夜赶路,连过数城,眼瞅着要走出狮驼国了,竟然风平浪静,一次阻拦盘查都没遇到。

猪八戒慌了,他想用自己的智商衬托领导的智商,而不是略施小计让领导看起来像个呆瓜,这要是完好无损走出狮驼国,不用想,他这辈子也别想往上爬了。

孙悟空暗自偷笑,猪八戒根本不懂上面的路数,自以为摸清了套路,殊不知上面的套路就是没有套路,这不,贸然出手,给上面抓到了机会。

就在猪八戒深思熟虑,琢磨着如何卖队友的时候,三藏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贫僧以为大夏沃土万里,良田肥美,百姓安居乐业,便是天下一等一的富裕之地,今日才知天下之大,一方水土一方美,从未有第一等之说。”

话音落下,整条街为之一静。

街道两边的商户挂牌歇业,拿刀的拿刀,提枪的提枪,街上的行人走兽也纷纷从四面八方围堵而来。

轰隆隆的行军声由远及近,用挺得也知道,此城的守军正在赶来的路上。

“不好,暴露了!”

“速速带师父离开。”

孙悟空猛吸一口气,胸膛高高鼓起,一口狂风吹的飞沙走石,漫天尘埃盖住了气势汹汹的行人走兽。

猪八戒一手三藏,一手白龙马,一个大跳跃出城外,同时板着脸训道:“你这呆和尚,瞧你干的好事,九十九步都走过来了,最后一步却让你毁了。”

秃驴,干得漂亮!

沙僧跟着猪八戒远走,孙悟空一口风吹过,翻转腾挪跳上高空,迎面金光战甲晃眼,定睛望去,不由便是一愣。

猊陛!

“星君怎么在此地?”

孙悟空奇了,提醒道:“若是前来助我师徒渡过此难,小圣先行拜谢,有言在先,狮驼国水很深,你下手轻一些。”

猊陛脸色一黑,喝道:“妖猴休得胡说八道,本王猊陛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狮驼国兵马大元帅,不是你口中的星君。”

不会吧,你在下界还有兼职?

孙悟空瞪大眼睛,头一回见到领两份俸禄的打工人,一时格外羡慕。

有这种想法,一看就是新来的,早年天宫初建的时候,人手短缺,别说打两份工,身兼数职的仙神都一抓一大把。

天后们也没能豁免,领一份神职,白天给天帝打工,晚上加班汇报工作进度。

等到后来不缺人手了,天宫的具体职务才算定下。

猊陛属于例外,在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天宫,他和兄弟笏獬除了在二十八星宿的岗位上发光发热,还分别兼职狮驼国的大将军、左丞相。

这些孙悟空不知道,只知道猊陛未曾易容,却假装不认识自己,定有说不出的苦衷。

是何苦衷,深究没什么意义,他就不问了。

孙悟空严肃脸道:“原来是狮驼国兵马大元帅,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刚才是小圣认错了脸,还望大元帅莫要见怪。”

“你这妖猴倒也礼貌,既如此,不知者不怪,本王便不怪罪你了,但是……”

猊陛并指成剑指向孙悟空:“狮驼国律法,境内禁止大动干戈,违令者杀无赦。你以法术掀起狂风,搅乱满城秩序,现在放下兵器束手就擒还能落个从轻发落,否则悔之晚矣!”

“大元帅说笑了,分明是他们磨刀霍霍……”

“本王只看到你行凶未遂!”

“大元帅有所不知,适才城外有妖怪……”

“狮驼国最不缺妖怪!”

“……”

行吧,反正你有背景,不需要讲道理。

孙悟空心知不可能躲过,两句话先立住了委屈,而后一棍子朝猊陛打了过去,后者举起兵刃相迎,在高空大战了三十个回合。

今天的猊陛格外勇武,浑不怕死一身是胆,仿佛旁边有领导在看,表演格外卖力。

不对,不是演的,真的很卖力!

“兄长莫慌,本王来助你。”

一声大喝,孙悟空余光望去,又是一个熟人。

二十八星宿中的笏獬。

笏獬大喝一声,变作半妖之身,长鼻甩出卷向孙悟空腰腹:“本王笏獬,狮驼国左丞相,妖猴还不投降,更待何时!”

孙悟空恍然大悟,再看一旁显化半妖之身的猊陛,一个狮头,一个象首,刚好对应狮驼岭上两个魔头。

那大鹏呢,谁人演的大鹏?

哪位同事?

想想之前的小钻风,直觉告诉孙悟空,这位同事不一般,起步也是真武大帝级别。

难不成真是大帝,专程下来揍八戒了?

孙悟空且战且退,一路退至城外荒山,忽而身后破空声袭来,他想都没想,甩手便是一棍子抽了过去。

嘭!

金光坠地,尘浪惊天。

待到烟尘散去,孙悟空倒吸一口凉气,被他打飞的不是什么暗器,是他亲如兄弟的二师兄猪八戒。

猪八戒的状况不是很好,鼻青脸肿满身是伤,侧卧大坑之中,哼哼唧唧眼看没了半条命。

孙悟空急忙落下,扶起猪八戒道:“二师兄,你不是带着师父先走了吗,发生了何事?”

他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神通大神,境界高歌猛进,能一棍子将大罗金仙打成重伤,所以……

还有大神通者!

金光破空而来,万丈光明恍若雷霆,照耀万物璀璨无边。

孙悟空抬头望去,于璀璨金光中见得一道身影,人身鸟面,霸气非凡,只一眼便令他腿肚子忍不住哆嗦。

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袭上心头!

此妖不可力敌,绝不是真武大帝。

至少不是酒桌上和颜悦色的真武大帝。

“本座鹏魔王,狮驼国摄政王、一字并肩王。”

大鹏身在高空,金光双目俯瞰而下,冷峻眸光刀尖一般狠狠插在孙悟空心头,使得本就怯战的他更加心寒。

狮驼国有皇帝,隔壁万妖国妖皇,妖皇姓甚名谁不太好说,但敢自称一字并肩王,和妖皇平起平坐的人物,孙悟空思前想后,愣是没找到一个能对上的人物。

这次没装,触及知识盲区,除非找回上辈子的记忆,否则他真的不知道。

“臣猊陛/笏獬拜见大王。”x2

两位星君躬身而来,态度恭敬到卑微,孙悟空不知道眼前这位爷是谁,他们很是清楚。

众所周知,正如天上只有一个太阳,万妖国也只有一位妖皇。

所以,一字并肩王都是假的,平起平坐只能是无鸡之谈,权力左手换右手,鹏魔王是妖皇的分身罢了。

没错,就是妖皇!

至于妖皇又是谁的马甲,两位星君劝好事者不要胡思乱想。

“那边的高驴以被本座擒下,拿下此獠,带回狮驼城烤了吃。”鹏魔王下令道。

猊陛和笏獬领命行事,一左一右杀向孙悟空,两位金仙巅峰只差临门一脚便是太乙金仙,奈何就差这一脚,守有余,进取不足,无法奈何孙悟空更别说将他擒下。

孙悟空不敢恋战,此情此景,妥妥要搬救兵的节奏,一个筋斗云甩开两位星君。

啪一声,撞在了鹏魔王的拳头上。

“三界过去未来,若论神速当以本座为尊,这么慢还想跑,下去吧!”

鹏魔王翻手一巴掌,抽的孙悟空眼冒金星,以高速旋转的方式坠地,起身后原地打转,许久不能稳住身形。

晕。

转得他快把元神吐出来了。

笏獬伸出长鼻子,卷起孙悟空将其擒下,取经一行悉数落网,全部押送去了狮驼城。

————

狮驼城大牢。

在鹏魔王的要求下,取经一行悉数被绑,背靠柱子麻绳缠身。

白龙马也不例外,绑好后四蹄悬空。

猪八戒伤势过重,彻底陷入自闭,上次被打这么惨还是上次。

沙僧依旧木讷,三藏闭目诵经,时刻不忘每日功课,孙悟空龇牙咧嘴望着身上的绳索。

如无意外,这是让他跑路搬救兵的节奏。

问题来了,今天限猴吗?

他轻易挣脱绳索,用猴毛变了个假猴留在原地,一个遁地消失在大牢,纵深飞上高空。

啪一声,就很熟悉,又是一头撞在了鹏魔王的拳头上。

“呵,又来,今天猕猴桃不限量吗?”

鹏魔王挥手提着孙悟空后颈,如同捏住了命运的咽喉,任凭猴子如何变化,始终无法脱逃。

往常还有搬救兵的机会,今日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孙悟空大抵是放弃了,索性不再挣扎反抗。

很快,他便迎来了阴阳二气瓶的特等席。

此宝即为还原,内有七宝八卦,二十四气,人在其中,若不言不语,瓶内极是阴凉,一旦说话,就有火烧来,一时三刻,化为浆水。

孙悟空蹲在角落,寻思着猴毛或许真可以,使用剧本中的破解之法,在瓶底钻出一个小洞,第二次逃出了大牢。

这一次,他没有上天,遁地离开狮驼国境内,直奔距离最近的西方教灵山。

天宫不能去,万一限猴,白跑一趟不说,来回还要冒着撞鹏魔王拳头的风险。

太快了,孙悟空发誓,他就没见过这么快的鸟!

孙悟空平安落地,抵达灵山后,在护法金刚的引路下来到婆娑树园。

佛祖依旧是一脸疾苦,见到孙悟空后皱眉道:“悟空,你不去保三藏西行取经,来灵山所为何事?”

就在你家门口,什么事,你能不知道?

孙悟空腹诽,恭敬行礼道:“好叫佛祖知晓,弟子护送师父抵达狮驼国,不承想……”

说到最后,他心头满是疑虑,鹏魔王分明是七大圣之一,他那位只活在剧本里的结拜兄弟,怎么就成大鹏金翅雕了?

这剧本谁写的,能不能尊重一下原著。

言多必失,有些牢骚不能随便乱说,要心怀感恩,不是领导为难你,而是领导在考验你。

“竟是那鹏魔王?!”

佛祖面上疾苦更重三分,就连身形都佝偻了不少,孙悟空不敢插嘴,静静等待下文。

“悟空你不知道,大鹏乃狮驼国摄政王,天帝开天辟地之前便已存在,他跟脚不凡,神速当世第一,便是贫僧也奈何不了他。”

真的假的,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孙悟空怀疑佛祖在强行拔高此劫的难度,哭喊道:“连佛祖都无可奈何,可怜我那师父,岂不是没救了。”

“莫要啼哭,三界之中,大鹏虽无人胆敢招惹,却也并非一个没有,取经事关西方教,只能请贫僧的师弟出手了。”佛祖道。

孙悟空停下哭嚎,佛祖的师弟,谁啊,又是一位没听过的大神通者?

“昔年,天地之间并无西方教,乃是贫僧和师弟联手创立,我虽是教主,本领却不及他万分之一,便是西方教之名也是他取的。”

佛祖挥手,领着孙悟空去往八宝功德池方向:“西方极乐世界、地府黑色灵山能够建立,都和他有莫大关系,众弟子称我为佛祖,唤他为佛母,正是我西方教二教主准提道人。”

西方教,道人?

孙悟空捋了捋,没想明白,但问题不大,反正轮不到他来质疑,听着就完事了。

过了八宝功德池,孙悟空便听到娇嗔嬉戏的声响,细细听来,女声还不止一个。

怎么回事,难不成里面在开银趴!

孙悟空瞪大眼睛,震惊看向佛祖,说好的灵山清净之地呢,怎么就成了藏污纳垢之地?

还有,确定是八宝功德池,不是什么极乐世界大浴场?

佛祖没回话,给了他一个锃光瓦亮的后脑勺。

孙悟空不敢问,低眉顺眼,小心翼翼随佛祖入场。

“师弟,取经人有难,须得你亲自出手,莫要再嬉闹了。”

孙悟空跟在佛祖身后,明知不该看,还是偷偷瞄了一眼,这一眼,三观尽毁,整个猴都不好了。

三位女菩萨,不对,其中一个有功德金轮,好大好闪,分明是个佛,她们被一位身着道袍的小白脸左拥右抱,因佛祖到来,此刻俱都正襟危坐,一个假装讲经,三个假装听课。

孙悟空赌咒发誓,他亲眼所见,看得清清楚楚,刚刚抱在一块了。

这哪是讲课,分明是聚众开光!

呸,不要脸!

孙悟空鄙夷的同时,没由来生出一股羡慕。

怪哉,为什么要羡慕,我不近女色的好吧!

“哦,你便是孙悟空?”

“弟子正是。”孙悟空急忙跪拜,行弟子礼,口称佛母二教主。

“抬起头来给贫道看看。”

“啊这……”

“嗯?!”

“……”

“没错,毛发旺盛,是个猴,你就是孙悟空了。”

等孙悟空抬头的时候,佛祖已经离去,三个莺莺燕燕的身姿也消失不见,他对视佛母一眼,见得玩味眼神,吓得急忙低下头。

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仿佛对方一个念头,他就会活活疼死在澡堂里。

“取经一事,贫道有所耳闻,虽无甚亮点,倒也有可取之处,姑且算你有功。”

“弟子不敢,都是佛祖和佛母指点的好!”

“你倒是会说话。”

佛母点点头:“你在狮驼国的遭遇,贫道已经看到了,纯路人,是你的不对。”

“啊这……”

孙悟空瞪大眼睛,不知道自己错在了何处。

“那阴阳二气瓶是我的宝贝,你将其打破,现在又求救上门,你说你错在何处?”

“……”

“罢了,你也是为了活命,罪不在你。”

佛母挥了挥衣袖,大方道:“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宝瓶锻造不易,耗费贫道的心血暂且不说,光是天材地宝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将你这些年搜刮的民脂民膏呈上来,贫道便不再与你计较。”

佛母看走眼了,弟子没有搜刮民脂民膏的命,唯一一个大圣府还是公家发的,被监部两位妖帝拿去了。

一想到这个,孙悟空就格外委屈,他不明所以,问道:“佛母所言,可是,是花果山吗?”

“不是。”

“可除了花果山,弟子全部身家都带在了身上,说是身无长物也不未过啊!”

“你不用管,就说行不行吧?”

“行。”

孙悟空飞快点头,他一穷鬼,佛母非说他有民脂民膏,他点头答应便是。

喜滋滋,不用赔阴阳二气瓶的钱了。

佛母颔首淡笑,挥手在空中一划。

隐约间,孙悟空似是听到了哗啦啦的金山银山落地声,悲痛莫名席卷全身,仿佛他真有金山银山一般。

许久后,佛母大抵是点请了数目,眉宇带笑道:“去吧,三藏在狮驼国等你,莫要耽搁了取经的大业。”

“佛母,那大鹏?”

“正在此处。”

佛母抬手张开五指,但见掌中佛国无限远大,无根立柱通天而起,一头神俊大鹏穿梭其中。

纵然神速无双,却飞不出佛母的指尖宇宙。

孙悟空惊悚至极,猪八戒大罗金仙修为,照面就被鹏魔王打成了砧板上的猪头。

结果呢,佛母点钱的工夫就顺手将其拿下了。

大神通者的事,孙悟空看不懂,只觉得好厉害的样子,他千恩万谢告别佛母,一个筋斗云来到狮驼城大佬。

大鹏被佛母镇压,两位星君不知去向,他迎出三藏,将猪八戒放在担子上,让沙僧挑着继续上路。

————

狮驼国一难,孙悟空算是开了眼界,之后如比丘国、灭法国、隐雾山、凤仙郡、竹节山、金平府、铜台府等地妖怪,有一个算一个,他都觉得平平无奇。

竹节山例外,九头狮子精的确有点东西。

倒不是说有多能打,而是扮演九头狮子精的土鸟大有来头,孙悟空请客吃饭的时候见过对方,听同事们介绍,土鸟在天宫交通部领职,是四驿之一金龙驿的大将军。

官不大,但金龙驿为天帝御用,过手的都有天帝大印盖章。

原来是天帝近臣!

孙悟空嘴上恭维,心里没当一回事,天宫最不缺天帝近臣,毕竟亲戚一抓一大把,天帝近臣算不得什么背景。

酒过三巡才知道,土鸟生得好,他有一个姐姐是天后!

这就了不得了,背景通天,是个大佬。

因为土鸟的背景,他演九头狮子精,猪八戒都不敢还手,且战且退,几次交锋都以惜败告终。

说到猪八戒,不得不提一嘴,狮驼国重伤后,猪八戒一改往常苦大仇深的嘴脸,有事没事就抓着孙悟空龇牙,乐得合不拢嘴,后槽牙都快笑抽筋了。

问他,什么都不说,一个人偷着乐。

猪八戒:天帝许我加官进爵,取经事罢,兼职太阳星君的同时,领灵官殿大元帅,只差椒麻鸡半级,再进一步便可取而代之晋升真武大帝,这种事能乱说?

九九八十一难中,原本还有天竺国招亲、陷空山无底洞两难,因为某些原因,被临时取缔了。

别问,问就是套不上。

天后说了,天宫没有嫦娥仙子,自然就没有玉兔,天竺国招亲删掉更合理。

同理,无底洞的白毛耗子拜托塔天王为义父,天王并没有干女儿,无从谈起的亲戚关系没必要硬往上套,索性直接删掉。

合情合理,还很符合逻辑。

至于取消这两难得找补,依旧是老对策,苦一苦孙悟空,加大其他劫难的难度。

行至灵山脚下,孙悟空望得前来接引的宝幢光王佛,喜极而泣,忍不住潸然泪下。

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泪,他总算熬出头了。

取经大业完成,从今天开始,他功德圆满,逍遥自在,再也不用……

“孙悟空,你事发了!”

平地一声惊雷,吓得孙悟空险些跳河,循声望去,便看到乌压压一众灵官殿弟兄。

孙悟空眼皮狂跳,站在河边对宝幢光王佛挥手:“光王佛快乘船,速速接吾等一行渡河。”

宝幢光王佛笑着点点头,无底的船儿越撑越远。

孙悟空的一颗心跟着沉入河底,取出铁棒怒视一众灵官,喝道:“我保三藏西行取经,这还没到大雷音寺,还没见到佛祖呢,你们怎么好意思过河拆桥?”

“休得胡言乱语,吾等有司危府拘令!”

“罪臣孙悟空,你转世之前为北阴酆都大帝,主管冥司,统御幽冥,本应以身作则为地府表率,代天行事,生杀鬼魂,处治鬼魂……”

“然你任人唯亲,宠信妖女,吃拿卡要无恶不作,霍乱阴司轮回秩序,导致三千世界大乱!”

“天帝贬你轮回,你却修习仙法,还擅改生死簿,抹去自身寿元限制,企图逃离轮回之苦……”

“孙悟空,你可有狡辩之词?”

“我什么都没说,怎么就成狡辩……”

“大胆,罪证确凿,还敢狡辩!”

“……”

猴脸懵逼。

原来他真有上辈子,这辈子这么倒霉纯属遭了报应。

等等,原来他上辈子官这么大!

孙悟空不知如何言表,想想自己的确划去了生死簿上的名字,一时恍然大悟。

难怪,怪不得他已经修炼成仙,生死簿上有关他的寿元依旧不变,甚至要手动操作,原来是这个道理。

轮回刑期不满,修不成真仙。

那么问题来了……

“你们不早说,我都到灵山脚下了,现在拿我,你们还有良心吗?”

“来人,将犯臣拿下!”

“放开我,我要见佛祖,我为灵山立过功,佛祖不能眼睁睁看着有功之臣被抓!”

孙悟空拒不受绑,一怒之下说道:“闪开,我看谁敢上前,都给我让路,我要见天帝,他收了我的钱,我这么多年搜刮的宝贝全给……”

轰隆隆!

刚巧路过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砸下一道紫色雷霆,正中孙悟空手里的金箍棒,只听噼里啪啦的炸响,便看到强光中一个骨架舞艺不凡。

雷光散去,冒着的孙悟空被灵官绑了,押送至地府继续服刑。

“诬蔑天帝,罪加十等!”

为首的灵官走之前,掷地有声看着三藏一行。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早就觉得悟空神智不清,到了灵山脚下,介猴终究是疯了,今日大放厥词,连天帝都敢诽谤,实乃罪不可恕。”

“堂堂北阴酆都大帝,不在轮回之中坐镇,实在太不像话了。”

“怎么只劈了一下?”

“唏律律~~~”

待灵官押送孙悟空离去,宝幢光王佛乘船靠岸,空气中立马洋溢气欢快的气氛。

至于孙,不,至于陆西,修仙就是这样子的,他的轮回之路重归正规,同样可喜可贺!

乐.JPG

最后四万字,这本书的番外彻底收尾,诸天尽头的番外也更新了。

幸不辱命,这几天还是很勤奋的。

汇报一下,明天建新书的文件夹,没问题的话,十月初就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