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云号邮轮被劫持的消息通过各个渠道传开了。

也正因为渠道繁多,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关于邮轮劫持的真相众说纷纭。

有传闻,劫持邮轮的是一伙墨西哥沿海附近的海盗,买通了邮轮的保安里应外合,企图劫持邮轮绑架乘客。

还有消息传,劫持邮轮的是一个危险的恐怖组织。

还有一些威胁论,劫持邮轮的幕后主使是某大国,想要迫使美利坚做出一些让步。

更离谱的谣言,劫持邮轮的是外星人,目的是要抓走邮轮上的乘客进行人体生物实验,FBI和海豹突击队联合行动才击败了外星人。

以上几种说法,听起来一個比一个离谱,但每个说法都有一定的拥护者,其中看起来最不合理的外星人绑架说讨论的最热烈,有一撮人对此深信不疑。

十月28日上午。

在众人的期待下,银云号邮轮驶入港口。

码头上人山人海,几乎都是来迎接被劫持邮轮乘客的。

这些人中,很多人都是邮轮乘客的家人和朋友,怀着对家人的关切一大早就等候在港口。

还有一些热心市民,是出于对被劫持乘客的同情心或好奇心来的。

码头的最前面站着很多身穿FBI制服的人,他们一边维持秩序,一边向着远处张望。

在众人的期待下,一艘高大的邮轮从远处驶来,由远及近、速度也降了下来,依稀能看清邮轮上印着的字符‘银云号’。

邮轮的船头站着一名黑发男子,正是卢克。

井上奈美走过来,望着站在码头上的人群,隐隐能听到一阵阵呼喊声,俏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终于回来了,这次邮轮之旅还真是刺激。”

卢克笑道,“下次度假,你还会坐邮轮吗?”

井上奈美认真的想了想,“最近一段时间应该是不会了,以后的事谁又知道?”

卢克问道,“新闻采访视频发给电视台了吗?”

“当然,都已经处理好了。”井上奈美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和主任约好了,只要邮轮登陆码头,就会播放邮轮被劫持的新闻采访,这个时间段是最合适的,也是新闻热度最高的时刻。

我相信新闻采访播出后会很劲爆,尤其是你在邮轮餐厅枪杀劫匪的画面,简直比大片还要刺激。”

卢克有些期待,也有些忐忑,他也不清楚这次的新闻会带来哪些具体的影响。

当然,可以预见的是新闻播放后,他的知名度肯定会更上一层楼,以前,他只是在洛杉矶小有名气,现在整个美利坚都会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了。

至于,这名气能转化成多少实际利益还未曾可知。

但至少目前看来,对他还没有负面的影响。

“呜呜……”邮轮一阵长鸣,缓缓的停靠向码头。

码头上人群的欢呼声此起彼伏,卢克甚至能看清人们热情洋溢的笑脸。

笑容是可以感染人的,卢克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笑意。

人群中,卢克发现了几个熟悉的人影,为首的是一个白人中年女子,齐耳发,长了一张大众脸,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正是FBI洛杉矶办事处副主管,反恐部的部长琳恩·布洛瓦,也是卢克名义上的上司。

之前,卢克与她有过几次合作,也算是熟人了。

因为合作过的原因,卢克对其他反恐部的探员也并不陌生,有几个关系还不错,一起喝过酒。

此时,乘客们已经拿着行李赶到甲板上,海豹突击队的队员在甲板上维持秩序。

邮轮放下扶梯,卢克第一个走下了邮轮。

琳恩·布洛瓦迎了上来,跟卢克握手道,“伙计,欢迎你正式加入FBI反恐部。”

卢克笑道,“是不是很意外?我也一样。”

琳恩·布洛瓦耸耸肩,“应该说是惊喜,你还没有正式报道就已经立功了,这样的人才来反恐部再合适不过了。”

卢克调侃道,“老实说,我的到来有没有让你感觉到压力?”

琳恩·布洛瓦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比划道,“一点点吧。”

卢克笑了,“伙计,把心放进肚子里吧,我的工作重心还是在劫案谋杀司,我没有取代你的想法。”

“那伱为什么会空降到反恐部?我甚至没有收到一点风声。”

卢克摊摊手,“是阿耶莎·加尔德主管的决定。可能她觉得以反恐部的身份处理这起案件会更合适吧。”

“不管怎么说,你能加入反恐部都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琳恩·布洛瓦强挤出一抹笑,但并没有表现的那么轻松。

突然接到卢克要调到反恐部当副部长的消息,她心里就有些犯嘀咕,卢克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且能力出众,让她生出了一种危机感。

现在听到卢克这番话,她略松了一口气,既然卢克无意取代她,那卢克的威胁直接降了一大半,但她也没有完全放松。

卢克的职务是加尔德主管直接安排的,是不是代表主管对自己近期的工作不满意?让卢克来敲打自己?还是自己想多了,只是临时调动而已。

不过,那个老太太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自己最近一段时间要小心了。

FBI高级探员阿芒·海恩斯走过来,跟卢克握了握手,“李顾问,我们又可以一起共事了,不,现在应该给叫你李部长了。”

“哈哈,叫什么都一样。”卢克拍了拍阿芒·海恩斯肩膀,之前他和反恐部合作时,阿芒·海恩斯一直给他打下手,问道,“邮轮劫匪在洛杉矶的下线查的怎么样了?”

阿芒·海恩斯答道,“那些人都是负责毒品销赃的,已经进行布控了,随时可以实施抓捕。”

卢克追问,“那个枪手的情况查的怎么样了?”

阿芒·海恩斯说道,“他的背景比较复杂,跟贩卖和销售毒品应该没有关联,应该是涉及了其他案件。”

卢克点点头,将哈迈迪·肖和枪手的情况介绍了一番。

“你这个朋友想在洛杉矶收购一个港口?”琳恩·布洛瓦微微皱眉,反问,“不会是现在这个港口吧?”

“没错,就是这里。”

琳恩·布洛瓦说道,“我也听到了一些消息,这座港口的经营出现了问题,而且走私的现象比较严重,牵扯到当地几个帮派的纷争。

本地的势力都很难搞定,更何况是外地人。”

卢克笑道,“所以,他才需要我们FBI的友谊。有没有兴趣?”

之前,卢克和哈迈迪·肖的约定是将他平安送到洛杉矶。

邮轮到港前,哈迈迪·肖找到了卢克,请卢克继续调查袭击他的枪手,找到幕后雇佣杀手的人,这个人对他的威胁更大,只要没找到对方,对方就可能再次派出杀手。

哈迈迪·肖还希望卢克能继续保障他在洛杉矶的安全,为此愿意再支付一笔不菲的顾问费,以保证收购港口的事情顺利进行。

卢克仔细想了想,港口货运涉及到的利益很大,真要出了问题,那就不是小事,他一个人很难搞定,到时候肯定需要借助FBI或警方的力量。

与其临时找人帮忙,还不如现在就将FBI的人拉进来,港口涉及到全球的货物运输,让FBI反恐部加入更合适,权限也更大。

而且,卢克现在不差钱,没必要吃独食,把更多人拉进来,摊子铺的越大,关系网越大,他的地位也越发稳固。

有了FBI反恐部支持,卢克不需要承担太大的风险就能获得一份稳定的收益,也算是他给FBI反恐部新同事带来的福利。

琳恩·布洛瓦想了想,说道,“港口涉及到各方利益,经常有帮派为此大打出手,关系到整个洛杉矶的稳定,确实需要看紧点。

我觉得可以谈谈。”

卢克说道,“那就尽快查到雇佣枪手的幕后黑手,让哈迈迪·肖看看我们的实力。

我相信他这种做大生意的人,不会在安全顾问费上吝啬。”

三人笑了笑,开始讨论接下来的计划。

卢克和哈迈迪·肖,琳恩·布洛瓦负责背书,阿芒·海恩斯是计划的具体施行人。

就像卢克说的那样,只要哈迈迪·肖能成功收购港口,这将是一笔长期进项,对大家都有好处。

此时,整个洛杉矶港口热闹非凡,乘客走下邮轮与家人和朋友团聚,大家相互拥抱、问候,一片欢天喜地的场景。

不少闻讯而来的媒体,也拍下了这感人的一幕。

同时,井上奈美的采访新闻也在cbs电视台正式播放,劫案发生的时候井上奈美就在现场,她用手机拍下了很多珍贵、惊险的画面,例如,卢克在餐厅击毙劫匪,海豹突击队在海上打击劫匪同伙,卢克在甲板上演讲等。

井上奈美还采访了很多邮轮乘客,从他们的口中描绘出当时惊险刺激的画面,其中很多乘客都对卢克表达了赞美和感谢。

井上奈美的新闻播出后,再次将邮轮劫持事件推向高潮,全球的新闻媒体都对此事进行了播报,卢克的英勇事迹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时间,卢克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洛城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