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0章他在推开她

不可能。

两个人的关系,哪能说回就回到最初?

除非……她爸爸跟一诺哥哥说了什么。

叶知微偏过头,亮晶晶的目光打量着爸爸。

半晌后,轻声问:“爸爸,你……知道家里准备了什么好吃的等我吗?”

不能直接问爸爸。

否则今天一天的伪装,全都白费了。

等回到A市,她亲自去问一诺哥哥,这样比较保险!

叶嘉衍失笑,“你啊,也不说想妈妈跟外公外婆了。”

“我当然想他们。”叶知微抿唇,“也想他们的手艺。”

“据我所知,”叶嘉衍说,“今天,他们会亲自下厨。”

“太好了!”叶知微欢呼起来,仿佛是最幸福的小孩。

父女俩回到家,刚好是晚饭时间。

今天的确是江太太跟江漓漓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好吃的。

叶知微胃口大开,吃了不少。

“这孩子,”江太太看着心疼,“不会这段时间在A市,都没好好吃饭吧?”

叶知微笑着说:“外婆,我怎么可能在吃这方面委屈自己?”

也有道理。

就连Y国这种被吐槽是美食荒漠的地方,她都能找到对她胃口的美食呢。

“而且——”叶知微想说,苏一诺带她吃了不少好吃的,但及时收住了,“同学给我介绍了好多家餐厅,我还有好多家没吃呢。”

江淮樾试探道:“看来我们微微在A市,工作得很开心啊。”

叶知微点点头,“我挺喜欢A市的。”

江漓漓随口说:“S市跟A市,差别也不大。”

叶知微知道爸爸想听什么,“大着呢!我家在S市。”

此前,她一直觉得,不管读书工作的时候,她去到什么地方,最终她都会回到S市。

这座城市,有她最熟悉、最爱的人。

所以,这里才是她生活一辈子的地方。

但现在……这个想法有那么一点点动摇。

不过不能让家里人看出来!

叶知微的表情,坚定坚决。

叶嘉衍夫妻甚是欣慰地笑。

饭后,一家人在一起聊天。

叶知微自然跟外公聊起秋亦夏,“外公,秋学姐跟您说了吗?她要回国工作。”

“听说了。”江淮樾在跟叶嘉衍下棋,“不少人都想通过我联系小秋,争取小秋加入自己的律所。但是小秋跟我说,她决定回A市,说是A市有熟人能够照应她。”

“咦?”叶知微意外极了,“秋学姐这个实力,还需要照应?我倒是知道学姐要回A市,我还说要请她吃饭呢!”

江淮樾举棋不定,“我也说过类似的话……小秋只是说,她现在情况特殊。”

叶知微指了个位置,“外公,您下这儿!”

“嗯?”叶知微皱眉,“观棋不语真君子!”

叶知微理直气壮,“爸爸,我是女孩子!”

她转而对外公说:“学姐本来要结婚的,突然回国是有点奇怪。但这是她的隐私,她没有主动说,我就没有问。”

“不问是对的。”江淮樾叮嘱外孙女,“不知道小秋说的特殊情况是什么,你以后也不用经常跟小秋联系。你在A市,有的是人照顾,小秋刚回来,我们就别去麻烦她了。”

叶知微表示她记住了,接下来帮着外公,在棋盘上狙杀她爸爸。

她年轻反应快,江淮樾老道有丰富的经验,祖孙俩人先是打乱叶嘉衍的阵脚,接着把人打败了。

叶知微高兴得不行,欢呼着跟外公击掌。

一时间,家里都是她欢乐的笑声。

她回来,家里就是这么热闹。

所以她出国读书这些年,家里人一直盼着她回来。

让她去A市工作一段时间,家里人也是考虑了许久才答应。

毕竟法律研究中心明年就正式成立了,她最终一定会回来。

夜深了,洛心安才回复叶知微的消息,问叶知微是不是要等到假期结束,才能回A市了。

“嗯!”叶知微说,“心安,我们要下个假期才能见面了。”

洛心安发来一个抱抱的表情。

接着说:“你回来后,虽然我不在A市,但是我哥哥在啊!”

一诺哥哥……

“我还帮刘律做承安集团的项目呢。”叶知微说,“我跟一诺哥哥,偶尔会见到的。”

洛心安一点都不掩饰,“我希望你们多多见面!”

叶知微脸颊发烫,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

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

假期结束后,她回到律所,发现律所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尤其是刘律,脸上跟开了花一样。

叶知微还没问发生了什么,刘律就大笑三声,说:“小叶律师,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以后,你再也不用辛苦了。”

大名鼎鼎的秋亦夏律师,有意加入和盛。

她要直接成为高级合伙人,而她证明自己有这个实力的方式,就是帮刘律做承安集团的案子。

承安集团的负责人很高兴,毕竟秋亦夏名声在外,承安相当于花一份钱,请到了两个顶级律师。

“小苏总特意交代我,以后承安的案子,就不要再麻烦你了——处理魏律师团队的案子,你就够辛苦了。”刘律说着,压低声音,“小叶律师,多亏你我才知道,原来小苏总也可以这么体贴……”

叶知微第一次体会到,心好像被什么击沉了……

她的心脏不停往下坠,仿佛要坠入某个暗黑之地。

这不是体贴。

一诺哥哥是在……彻底推开她。

为什么要说“彻底”?

因为这么重要的事,他甚至没有跟她说一声。

当初,他明明很乐意她抽空帮刘律,还送她礼物,请她吃饭之类的……

现在他不需要她了,竟然不亲自跟她说一声!

这不是体贴,他就是在推开她!

叶知微闷闷的“嗯”了声,“刘律,我知道了。”

刘律目光如炬,“小叶律师,你这个反应……不对劲啊!”

叶知微一阵心虚,仰脸迎上刘律的目光,“我很对劲啊!”

“那你听见秋亦夏律师加入我们所,怎么没反应的嘞?”刘律说,“我们主任,还有律师助理们,可是脸都要笑裂开了!你这个样子……就是不对劲嘛!”

叶知微:“……”这个刘律,有点吓人,但还好不多!